1. <font id="vtt9c"></font>
        1. <code id="vtt9c"></code><font id="vtt9c"></font>
        2. 2030年之前中国有8%的增长潜力不是过度高估

          林毅夫 原创 | 2018-12-18 15:5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中国经济 

            各位嘉宾、各位代表、各位同学大家下午好,作为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的一个成员非常高兴有机会在我们第三届国家发展论坛的闭幕上来跟各位交流一些我关心的,我相信各位也可能关心的题目,就是中国经济的新常态,中美的贸易争端。

            今年我觉得对我们来讲是很重要的年份,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过去40年的发展确实是人类经济史上不曾有过的奇迹,所以在十九大的时候总书记宣布中国进入到新时代,今年也是2008年国际金融经济危机爆发的第19年,这10年国际经济从我的角度来看并没有完全输了,待会儿我会阐述,在这个背景下出现中美贸易争端,这也是40年来很重要的变化,过去中国经济发展过程当中从改革开放以后我们一般讲从利用国内、国际两种市场,两种资源,中美贸易争端对我们发展的模式道路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而这个影响会不会影响我们所追求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想从这样的角度来跟各位谈谈我的看法。

            那么对于中国经济新常态,以及中国的经济的新时代,可以有各种不同的解读,我再这里想特别强调的就是不管是新常态或者新时代都是在过去的延续下,而且有些过去的这些推动中国发展的道路其实在新时代还是会继续的。首先是中国会永远在改革的路上,在过去40年我们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取得的成绩是人类经济历史上不曾有过的,但是过去40年当中所有国家都在转型都在改革开放,其他发展中国家其实从80年代、90年代以后也都是呈以政府主导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但是绝大多数并没有中国稳定跟快速发展,绝大多数是经济崩溃停滞跟危机不断,在座有不少人上过我的课,知道我对问题的答案是中国在改革开放的时候主要的一条跟当时国际主流的转型方式不同的监禁的双轨,一方面对老的国有企业比较优势开放竞争市场当中活不了,我们老人老办法给他转型期的保护补贴维持经济的稳定。同时我们采取新人新办法,对那些符合我们的比较优势产业放开准入,政府也因势利导,让这些产业变成我们的竞争优势,当然在座的企业家发挥企业家精神抓住这个时代的经历,也做出了非常巨大的工程,这一部分让中国可以快速发展。这样的转型方式并没有停止危机,但同时也产生问题,这个问题为了保护补贴原来我讲比较优势的产业,造成了政府对市场还有很多干预很多扭曲,才能够把一些必要的资源资金转移保护这些比较优势大的国有企业。但这种干预有需要,一方面会造成资源的重复配制,二方面单一扭曲就有腐败,同时也会伴随着收入分配差距的扩大,所以这种状况之下虽然总体经济发展不错,但是社会问题也很多。

            那么改革应该与时俱进,为什么应该与时俱进,在80年代、90年代到2002年我们还是一个低收入国家,资本是短缺的,传统这些资本很密集的产业比较优势没有保护补贴活不了,当时保护补贴是雪中送炭必要的。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是中等偏上收入的国家了,而且很快到2025年左右就变成一个高收入国家了,资本不是像80年代、90年代那么短缺了,比较优势也跟着变化的,原来很多比较优势的产业,今天已经是符合比较优势,比如家电产业,90年代刚刚引进的时候,不是我们比较优势,不保护补贴活不了,今天我们家电产业在世界上已经是属于领先型产业非常有竞争力,我们很多装备业也是,像现在民营的三一重工生产的工程机械在国际上面可以跟西门子可以跟卡特彼竞争。国营的像徐州工程他生产的机器设备同样可以在国际上跟著名品牌竞争,那代表它符合比较优势,企业就有自身能力,从雪中送炭变成锦上添花。从企业角度来讲不愿意保护补贴多多益善,从社会角度来看保护补贴会带来资源重复配制,会带来寻租腐败,双方差距扩大。所以我们改革应该与时俱进,这也是在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提到让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起决定性作用的背景,怎么让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起决定性作用,那就是把原来保护补贴取消掉,让市场竞争决定价格,让市场竞争来引导资源配制。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政府还要发挥好的作用积极作用来克服,在前进过程当中出现一些外部性。

            在2013年提出全面深化改革以后,这些政策由深改组变成深改委已经推出三百多项,要把这三百多项政策落实到位当然要时间,我个人看法就是说把三百多项全面深化改革措施都落实到位以后随着经济的一步一步发展,新的矛盾新的问题会不断延伸,这种状况之下的话也要不断的进行改革,第一点在新时代改革会永远在路上,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在新时代我个人的看法我们增长潜力还是非常巨大,当然这一点我想我谈过多次,但是温故而知新,我再把为什么在新时代中国的增长潜力还很大呢重新阐述一下。对中国经济增长潜力国内国外都非常关注,因为中国现在是占全世界经济比重达到16%,中国每年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达到30%,中国的经济增长相当大的程度决定现代世界整个经济增长的态势,但对中国经济增长力悲观的人很多,这种悲观的原因就是说我们从改革开放到现在取得的连续40年9.5%的增长,决定今年增长速度多高至少40年9.4%的增长,人类经济史上不曾有过哪个国家地区以这么高的增长维持这么长时间,东亚经济也曾经发展的比较快,他们8-10的增长通常是20年以后经济增长速度下到6-5甚至到4。国际上很有影响的经济学家美国财政部部长他讲任何国家的常规增长是3%,3.5%,中国9.5%的增长是非常规的,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抵抗地心引力,他认为中国增长会逐渐向6-5-4,3回归,这种观点很有影响,尤其中国从2010年以后增长速度下滑,从原来两位数,下滑到6.7,这是最低的增长速度,去年回升到6.9,今年又继续下滑,压力很大,明年从目前来看下滑压力很大很多人认为国外比较悲观的看法。

            但我个人看法必须要了解经济增长的本职跟决定引路是什么,经济增长收入水平不断提高,收入水平不断提高靠的是技术不断创新,产业不断升级,发达国家跟发展中国家是一样的,但发达国家跟发展中国家有一点不同,发达国家现有的产业技术在世界最前面,他不是自己发明,发明投资很大,风险很大,就像上面所讲的过去一百年来发达国家他们常规增长速度3—3.5,这是统计上非常稳定。我们作为发展中国家怎么过去这40年平均达到9.5,上过我的课的人都知道所谓后来者优势,发展中国家有技术引进消化吸收作为创新来源的可能性,这种方式成本低一点,风险低一点,所以技术创新的速度产业升级速度可以比发达国家快,利用产业发展的速度。

            衡量产业跟技术差距最好办法是衡量人均GDP的差距,人均GDP代表平均技术水平,议价所在产业平均附加价值水平,各位也听过我是用2008年这是我可以做比较的数字,那时候是美国的21%,相当于日本1951年,新加坡在1967年,台湾在1975年韩国在1977年。还利用跟美国人均GDP暗含产业技术差距所给予的后来者优势实现20年8-9增长,如果他们能实现代表我们从2008年开始应该有20年8%增长的权利,而且还有个新的优势,因为在60年代、70年代当时没有所谓新经济,新经济特性是什么?研发周期特别短,然后他的投入主要以人力资本为主,中国跟发达国家比是在物质资本、金融资本,人均拥有量比发达国家低。但是人力资本中美跟发达国家差距不是那么大,尤其人力资本当中很重要的资本天才、天赋,中国人多天才多,再加上中国有很大的国内市场,所以在这种短周期与人力资本投入为主新的产业,中国跟发达国家比一点不收而且可能还有优势,怎么衡量呢?比如现在我们常讲的独角兽,这些新创立的公司还没上市之前市场价值已经超过十亿美元的这些所谓独角兽公司。那么在这些独角兽公司当中目前美国120家,中国130家,比美国多了十家,市场价值最大的50家,美国16家,中国27家,其他的韩国、日本、德国还有像英国他们通常是一家两家,所以在这种新经济上面中国有比较优势。所以这样讲起来的话我认为目前如果从旧经济的后来者优势,中国到2008年之前有8%的增长潜力,加上新进去的话2030年之前中国有8%的增长潜力这不是过度高估。

            当然我这里讲的是潜力不是真正能实现的,真正能实现还决定需求,潜力讲的是技术创新的可能性,但是这个可能性能够实现多少呢,还决定你的希望需求,从2008年国际经济危机以后整个经济疲软下降,衡量国际需求的指标是国际贸易的增长。2008年之前国际贸易增长速度是现在2倍。2008年以后国际增长速度是下滑的,现在国际贸易增长的速度比国际增长的速度还慢,这种状况之下会影响需求面,2008年以后国际金融危机,现在整个国际经济还没有完全复苏,国内民营企业投资的积极性会受到影响。2010年以后我们增长速度逐渐下滑我觉得因为需求不错,我怎样证明这一点,因为大波人看到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下滑,都是因为中国国内体制机制造成的,国内因素造成的,我想证明我的看法最好方式就是你看其他金砖国家,跟我们新兴市场经济体不管印度或者俄罗斯,或者是巴西,或者是土耳其,它的经济增长速度也是下滑的,而且幅度比我们还大。出口比较多的东亚经济,从2010年以后增长速度也是下滑幅度都比我们大。

            国内需求跟国际需求,国际需求的话,应该讲起来就是要看国际经济是不是真正的走出了2008年那场突如其来的,从1929年经济大萧条以来最大的这场危机,是不是真的已经走出去了?目前有很多说法,认为好像美国经济已经复苏了,我想大家很多人是这么说的。但如果仔细分析的话,其实美国经济到今天也还没复苏,我认为很可能是像日本那样长期的经济的极反,我谈到发达国家一百年来平均每年增长3%-3.5%,美国被认为是发达国家当中复苏态势最好的。

            美国在2016年的时候增长速度是1.5个百分点,2017年2.3个百分点,今年特朗普的减税,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美国今年的增长2.7%,距离他3-3.5之间还有多少差距?而且不仅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明年美国经济增长速度下滑到2.5,后年2020年下滑到2,从常规的3-3.5增长他没数,一般一个国家防盗金融经济危机经济疲软一段时间以后真正复苏有一年或是两年高于3-3.5的增长甚至高与4达到5,有的达到6年。所以美国经济没有完全复苏。

            欧盟经济更没有复苏,欧盟从2008年以后经济增长率在1.5个百分点,有时候高一点有时候低一点。日本从1991年国际金融经济,泡沫经济破灭到现在一直在3%上下波动,即使有安倍的三支箭它也在一上下波动没有复苏,为什么没有复苏?就是这些发达国家,他发生金融危机以后一定有不少国内的结构性问题,他应该进行国内性改革,国内结构性问题消除了,国际上没有共识,2016年20国集团在杭州开峰会,那个峰会的共识就是每个国家回去都要技术结构性改革。但是在发达国家讲结构性改革,发达国家做的结构性改革应该减少工人的福利,金融机构去杠杆,应该减少政府的财政赤字,如果这些都能推行对发达国家是有好处的,这边有很多企业家知道你减少工人福利生产成本就低了,产品就有竞争力。如果金融机构去杠杆的话,金融机构自己爆发风险可能性就低,这个对经济稳定性是好的。政府如果能够减少财政赤字,当国内国际出现波动的时候政府进行反周期的干预增加福利或者多做一些投资创造需求就业,稳定能力就强了。这些结构性改革对发达国家来讲都好的,长期来讲都是必要的,从短期来讲政治上不可行,发达国家目前经济增长率已经都是比长期应该有的增长率跌了不少,这种状况之下如果你去推行这些结构性改革必然减少消费减少投资减少需求,经济增长率就会更低,那么经济增长率很低状况之下做结构性改革让经济增长率更低失业会增加,社会不稳定,所以这些政治家都说结构性改革很重要,但是真回家去以后谁都不敢吭声,包括安倍讲,上台以后说要推出三支箭恢复日本经济活力,第一支箭是什么,让日元贬值增加出口创造需求,第二支箭增加政府财政赤字创造需求,第三支箭结构性改革,但是到现在这支箭迟迟未发,如果你要真正推行结构性改革经济增长率会更低。

            过去发展中国家出现金融危机进行结构性改革的时候,通常会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款,叫这些发展中国家进行结构性改革,三个配套,出现危机的国家进行结构性改革,第二个用货币贬值增加国外市场,增加国外市场的需求创造需求创造就业来给结构性改革创造空间,这个过程当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他一笔钱帮他渡过短暂的难关。这次2008年国家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很难用这个政策,原因是因为这一次经济金融危机在所有发达国家同时发生,而他们的产业是重构的,都是资本密集的,他们产品在国际上是竞争的,如果想用货币贬值方式增加出口,给国内结构性改革创造空间的话,增加出口减少其他发达国家的出口,其他发达国家出口减少以后国内的状况就会更难,现在国内增长很慢,很差的状况之下就会出现所谓竞争性贬值,你贬值我也贬值,结果大家都不能用贬值方式增加出口,你不这样做就没有结构性改革的空间。所以这种状况之下发达国家很可能出现了一个,长期的经济增长的停滞,发达国家可能会出现长期的经济增长的停滞,这个增长会比他应该有的3个百分点,也可能在2个百分点上下波动,很可能长期处于这种状况。

            那么出现这种状况对发展中国家有什么影响,这种经济非常疲软的状况之下发达国家普遍用宽松的货币政策,利率降的非常低,即使下来说要调利率,你把通货膨胀率考虑进去的话,现在发达国家是零利率甚至是负利率,这种比较宽松的货币政策之下,他有一系列的影响,首先他造成很大的资产泡沫,现在道琼斯指数达到25000点,高的时候达到两万六,现在低一点两万四,我记得印象很深刻,我2008年到世界银行当首席经济学家的时候,当时大家非常操心美国的股票市场。因为美国他股票市场在2008年之前最高是2007年道琼斯达到一万三千点,当时大家说有很大的泡沫,现在十年过了,实体经济没有复苏,道琼斯指数达到两万四千点五千点,高得时候两万六千点,实体经济没有复苏价格指数翻了一翻,泡沫不是更大,所以大家现在可以看到现在股票市场上面,任何一个利好消息或者利差消息都会造成巨幅的上下波动,巨幅的上下波动很有可能是崩溃的前兆。在发达国家未来一年两年出现一个巨大的股票崩盘,我觉得完全是不能排除的可能性,他不仅造成现在发达国家的金融体系脆弱,实际上也造成了收入分配差距的进一步扩大,为什么?因为宽松货币政策以后,谁在宽松的货币政策当中获益,一般家庭在危机之前有很高负债,家庭去杠杆,还债的阶段,然后很宽松的货币政策呢,谁在银行能借到钱是有钱人,有钱人借到钱不投资到实体经济,投资到股票中去,所以有钱人财富增加非常多,进一步造成财富分配差距的进一步扩大。这样扩大以后在发达国家国内产生了很多所谓民粹主义,一般家庭对当前的体制,因为收入分配的问题等等,就业的问题,对未来前景暗淡的问题出现很多所谓民粹主义有保护主义,可以讲像英国脱欧,还有美国特朗普当选,以及最近的像法国出现防备性运动,都是在这种大的时代北京之下的结果,这是在发达国家,然后对发展中国家有影响,他经济增长慢了以后他首先在贸易需求少,造成了每个国家发展中国家出口减少,或者出口比重比较大的国家减少,影响到经济增长速度,并且由于他们国内的经济状况不好等等,也会造成贸易保护主义的提醒,应该讲如果讲中美贸易争端需要在这样时代北京来考虑,表面上中美的贸易争端,由于中国对美国贸易有很大的顺差,美国对中国有很大的逆差,而且贸易部平衡从1985年以后急剧扩张。1985年的时候我们第一次对美国有贸易顺差,当时贸易顺差非常小,只有六千万美元,占美国对外贸易逆差的0.3%,去年我们对美国贸易顺差达到3700亿美元,占美国整个贸易逆差的44%。

            在美国就业状况等等情况不好,特朗普竞选的时候把美国国内的问题焦点指到中国来,因为中国对美国贸易有太大顺差,把美国国内就业机会转移到中国来了,美国老百姓就业状况不好工资不上涨等等。然后他在竞选时候提出来如果他上台以后要解决这个问题,当时讲的是说要对所有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产品征收45%的关税,他竞选时候提出这样一个政策方案。当然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对中国所有产品征收45%的关税,他还是说到做到,今年6月份开始对中国五百亿美元出口产品征收25%的关税,分两步,6月份的时候340亿美元的出口产品,8月份对另外160亿美元的产品总共加起来500亿美元产品征收25%的关税,我们采取反思对500亿美元也征收500的关税。9月份的时候特朗普针对两千亿美元的中国的出口产品先征收10%的关税,如果说中国不听话采取反制的话明年1月份把10%的关税增加到25%,我们每年从美国进口就一千多亿,我们没有办法对两千亿美元产品加关税,我们就说我们按比例吧,按比例对600亿美元进口产品增加关税。现在问题就是说美国贸易利差扩大是趋势,贸易利差是不是像美国讲的,因为我们不公平的贸易政策造成的,对这个问题我们要进行一些分析,因为我们卖到美国产品实际上是劳动力比较密集,附加价值比较低,人均GDP8600美元,美国已经达到6万美元了,所以我们出口的产品实际上美国是不生产的,而且不是现在不生产,从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劳动力比较密集型的产业失掉比较优势,他就从国外进口,最早开始50年代、60年代劳动力密集型产品主要从日本进口,所以日本当时跟美国有相当大的贸易逆差,日本有顺差美国有逆差。

            到了60年代、70年代,日本工资不断上涨,劳动密集型产业更多转移到亚洲市场,变成美国从亚洲四小龙进口这些产品,顺差主要在亚洲四条小龙。80年代我们改革开放是的,亚洲四条小龙工资也上涨,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中国来生产,美国对亚洲四条小龙贸易利差转移到中国大陆来,讲起来我们对美国的贸易的不平衡主要的是这些由于各个国家发展阶段的不同,比较优势的变化,他们东亚都转移到中国来了。而且我们必须知道,在80年代的时候,美国对东亚的整个的贸易逆差最高的时候超过它的100%,而且整个80年代美国对东亚的贸易逆差超过80%,都是在东亚,亚洲四小龙家里。现在对中国一家很大,44%,但是对东亚的利差,80年代超过80%降到现在50%,这样讲起来美国自己贸易逆差的扩大不在于中国也不在于中亚,主要是大家知道居民不不储蓄,储蓄率很低,加上政府有财政赤字,学过经济学都知道不储蓄政府还有赤字你的帐户一定是逆差,所不同的是其他国家货币不是国际储备货币,逆差维持几年以后就要出现危机,美国可以不断的印钞票买东西,他可以把逆差越变越大,而且持续这么长时间。

            那么在这种状况之下,美国真的是按照他现在的说法,对中国出口产品,现在2500亿多征收25%的关税,如果中国反制对五千亿美元征收关税,这样做对美国有什么影响,对中国有什么影响,真这样做的话能不能像特朗普所讲的减少逆差,增加就业,其实不会。因为这些产品从50年代以后就不不生产了,现在更不可能生产,他要鼓励就业转移回美国不可能的,因为他们有比较优势,这种状况下不生产但是这些消费品基本上都是必须要有的,这种状况美国优良种选择,一个继续从中国进口,老百姓对这些产品要增加不管是25的价格,一般家庭的生活支出要增加,进口产品增加以后剩下的可以买国内生产制造业产品,可支配收入减少,那就会减少,这样的话造成美国失业性会增加的,不仅这样,中国当然会反制,出口到中国希望产品会减少,这样进一步减少国内的失业,所以贸易战可以增加美国的就业,这说不通。另外一种选择可能转移到其他国家像越南、柬埔寨进口,他没有贸易战之前就可以这么做,虽然没有这么做,因为从那个地方进口比现在从中国进口贵,这种状况之下的话如果真转移到东亚四小龙去,越南、柬埔寨等等去的话,美国的消费者也要增加成本。而且卖的比较贵,贸易逆差还要扩大,而且消费者对这些增加更多的支出,能买国内生产跟服务的钱更少,所以同样就要减少,这样讲起来贸易战对美国来讲不利的。当然如果贸易战对我们来讲也是不利的,我们希望跟美国维持好的关系希望不要有贸易战,这些并不完全取决于我们,我们设想一想,如果说最糟糕的状况,比如说习主席跟特朗普见了面吃了晚饭,两边达成和解协议,但是谈不下来,到最后对我们2500亿产品增加20%的关税,将来再谈不下来,对我们五千亿产品都增加关税,对中国影响会有多大,这个倒是可以推算,可以用模型计算。按照研究模型计算大概会减少中国0.5个百分点的增长,美国的增长大概减少0.3个百分点,0.5个百分点的增长当然也不少,但是我前面讲中国有8%增长的潜力,然后我们依靠国内增长的空间还很大,比如国际贸易我是比较悲观的,中美贸易更让我们对外出口会比较悲观。但是从国内就靠国内增长的话,我想我以前想过,因为国内增长有两块一个投资增长一个消费增长,投资增长即使现在很多产能过剩,我们是中等发达国家还有很多产业可以升级。还有基础设施可以有完善的空间,环保有完善的空间,还有城镇化的过程,这些都是很好的投资,这是跟发达国家不一样,发达国家目前经济很疲软他们很难找到好的投资机会,他们产业都在世界前沿,而且目前需求比较疲软,他们在世界最前沿产业上面有产能过程跟我们不一样,他很难找到好的投资机会,他们基础设施是有的,顶多比较老旧,他们环境是好的他  城镇化已经完成了,发达国家不太希望容易找到好的投资机会,中国还可以找到好的投资机会,投资要钱,我们财政负债占的比重不到60%,其他发达国家普遍超过100%,我们集体财政运用比较大,民间储蓄占45%,全世界最高,政府的投资撬动民间投资。这样讲起来的话外部环境不好经济下行压力大,我觉得我们可以动员国内投资,维持一定的投资增长率,有投资增长率的话就会有就业,消费就会增加,在这种状况之下,如果说只是说国际经济疲软没有中美贸易战,我相信从现在到2020年,维持6.5左右的增长从2020年-2030年维持5.5左右的增长应该没问题。如果有贸易战减少0.5个百分点嘛,所以从现在到2020年6逐步的增长,从2020年-2030年的5左右的增长。这个增长是什么含义呢,我们现在的GDP占全世界16%,6的增长每年对世界贡献一个百分点的增长,全世界增长三个百分点,30%的增长来自于中国,2020年以后我们经济增长下滑一个台阶,我们经济规模占全世界比重又增加的,一减一增每年对世界增长我相信贡献还是在一个百分点左右,全世界30%左右的增长还会是在中国。在全世界经济状况不好的状况,我们当然是影响,中国的市场扩张还是全世界最快的扩张,还是全世界最大的扩张,因此这种状况之下我们该怎么做,我想对我们来讲应该保持定力,保持定力几个方面继续要去支持全球化,继续寻求贸易的开放,因为只有全球化贸易开放一方面我们可以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二方面也可以让中国增长提供给外国的企业,外国不断增长的时候是利润的来源,中国30%的增长,利用中国增长开放,如果美国要跟我们贸易战我们以牙还牙,可是我们把中国市场开放,欧洲企业,日本企业韩国企业他就可以在扩大生产当中占更大的份额,所以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就可以得到这么多国家的支持,所以我想第一个就是要继续支持全球化,支持全球贸易。

            第二个这样做的前提我们还要继续深化改革,把渐进双轨改革遗留下来的问题消除掉,我们经济效率会更好,这样的话我相信十九大提出的两个百年目标,分三阶段实现两个百年目标,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35年建成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市场体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国家,2050年把中国建设成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目标,应该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重要里程碑,这个可能需要政府的政策引导,但是更需要我们企业家抓住这个机遇。一方面实现企业自己发展的理想,同时实现中国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谢谢!

          个人简介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
          全球通娱乐登陆